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小小说 > 正文

【周一作家专栏】思荃 | 涨 价(小小说)

类别:小小说 日期:2019-11-16 1:41:19 人气: 来源:

  “大哥,能不能先别涨价?您的房子我都租好几年了,房租都是不错日子地交给您。您也知道,现在发廊太多了,竞争激烈,价要不上去,我维持这个小店不容易啊!”春红陪着笑脸,跟房东周华商量。

  春红本是个农村姑娘,靠着聪明和勤奋,自学了美发。为了让孩子有个好的成长,她来到城里,租周华的房子,开了这个小小的发廊。她精明勤快,但由于投入少档次不高,小店也只是略有盈余。

  “不行啊!现在啥都涨价,我也是没办法。”周华说。周华左腿有点跛,在一个小厂当钳工,收入不高。娶的媳妇是农村户口,人挺漂亮,可生下儿子周宇没几年,就跟别人跑了。周华把母亲留下的这个一楼旧房子成门市租出去,房租补贴家用。他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,不惜花钱送他去各种补习班补课。

  “大哥,您体量体量我吧,一个农村女人,不容易啊!”春红搓着粗糙的双手央求周华。她穿一件当工作服用的T恤衫,被各种染发的颜色弄得斑驳陆离,已经看不出原来的图案了。“你别说了,同意你就继续租,不同意你就再找房子吧!我也没办法!”周华板着脸说。他内心也同情这个勤快利索的女人,梦见钱被盗可是物价涨了,周宇又要交补课费了。

  春红无奈地望着周华一瘸一拐地走远了,转身收起门前架子上晾着的一排褪了色的毛巾,走进门去。“老板娘,你给我补补色,白头发又长出来了!然后再给我剪剪头发帘儿。”赵老师走进发廊,对春红说。“行!可是,补色贵了,现在是30元一次了!剪头发帘儿额外收10元。”春红说。“补色不是20元吗?咋涨价了?剪头发帘儿以前都不要钱啊!”赵老师问。“现在,啥不涨价啊?房东才涨了房租,我也没办法!”春红说。

  春红手艺好,活儿细。赵老师犹豫了一下,还是坐下了。她是个退休教师,虽说每个月有几千元退休金,但得补贴儿子,所以仍舍不得多花钱。她课讲得好,自己办了个小补课班,退休金基本都给儿子了,办补习班收的学费就是自己的生活费。“那好吧。”赵老师无奈地对春红说。

  赵老师回到家,丈夫老李已经把饭摆好了。“理发又涨价了!真是没办法!”赵老师说。“那也不能不理啊,是吧?”老李回答。“不行就再涨点学费!”赵老师说。“不好吧?学生家长也不容易!”老李说。“谁容易?我容易吗?也只能这样了!”赵老师说。

  吃完饭就上课,地点就在自家客厅。学生们陆续到齐。“现在我们开始上课。同学们,有一件事,大家记着,今天回家后,告诉家长给老师转下个月的补课费。从下个月起,我们每个月的补课费由800元调整到1000元。现在物价涨了,希望家长们能理解。”赵老师说。她看了一眼坐在窗边的一个身材细高的小男孩:“周宇,告诉你爸,他上个月学费转晚了,这次不要再晚了!”“好,老师,我记住了!”那孩子红着脸回答 。

  思荃,女性作者。虽深受,仍热爱生活,深情凝望,倾注文字,执著地、善、美而歌。

  

关键词:小小说作家网
0
0
0
0
0
0
0
0
下一篇:没有资料

网友评论 ()条 查看

姓名: 验证码: 看不清楚,换一个

推荐文章更多

热门图文更多

最新文章更多

关于联系我们 - 广告服务 - 友情链接 - 网站地图 - 版权声明 - 人才招聘 - 帮助

声明:网站数据来源于网络转载,不代表站长立场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删除。

CopyRight 2010-2016 笑料大全网- All Rights Reserved